詠雪詩31首

飄飄然
文章: 25
註冊時間: 2010-09-21, 13:36

詠雪詩31首

文章飄飄然 » 2013-12-01, 10:52

【詠雪詩31首】

1.宋鮑照:
白珪誠自白,不如雪光妍。工隨物動氣,能逐勢方圓。
無妨玉顏媚,不奪素繒鮮。投心障古節,隱迹避榮年。
蘭焚石既斷,何用持芳堅。

2.梁簡文帝雪朝詩曰:
同雲凝暮序,嚴陰屯廣隰,落梅飛四注,翻霙舞三襲。
實斷望如連,恆分似相及,已觀池影亂,復視簾珠溼。

3.梁簡文帝詠雪詩曰:
晚霰飛銀礫,浮雲暗未開,入池消不積,因風隨復來。
思婦流黃素,溫姬玉鏡臺,看花言可折,定自非春梅。

4.梁簡文帝詠雪曰:
顛倒使韻白,鹽飛亂蝶舞,花落飄粉匳。

5.梁沈約詠雪應時令詩曰:
思鳥聚寒蘆,蒼雲軫暮色,夜雪合且離,曉風驚復息。
嬋娟入綺窗,徘徊鶩情極,弱桂不勝枝,輕飛屢低翼,
玉山聊可望,瑤池豈難即?

6.梁任昉同謝朏花雪詩曰:
土膏候年動,積雪表晨暮,散葩似浮玉,飛英若總素。
東序皆白珩,西雝盡翔鷺,山經陋蜜榮,騷人貶瓊樹。

7.梁裴子野詠雪詩曰:
飄颻千里雪,倏忽度龍沙。從雲合且散,因風卷復斜。
拂草如連蝶,落樹似飛花。若贈離居者,折以代瑤華。

8.梁吳均詠雪詩曰:
微風搖庭樹,細雪下簾隙。縈空如霧轉,凝階似花積。
不見楊柳春,徒看桂枝白。

9.梁何遜詠雪詩曰:
凝階夜似月,拂樹曉疑春。蕭散忽如盡,徘徊已復親。
若逐微風起,誰言非玉塵?

10.梁劉孝綽對雪詩曰:
桂花殊皎皎,柳絮亦霏霏,詎比咸池曲,飄飄千里飛。
恥均班女扇,羞洒曹人衣,浮光亂粉壁,積照朗彤闈。

11.張正見元圃觀春雪詩曰:
同雲遙映嶺,瑞雪近浮空。拂鶴伊川上,飄花桂苑中。
影麗重輪月,飛隨團扇風。還取長歌處,帶曲舞春風。

12.唐太宗望雪詩曰:
愁雲宵遍嶺,素雪曉凝華。入牖千重碎,迎風一半斜。
不妝空散粉,無樹獨飄花,縈空慚夕照,破彩謝晨霞。

13.唐太宗喜雪詩曰:
碧昏朝合霧,丹卷暝韜霞。結葉繁雲色,凝瓊遍雪華。
光樓皎若粉,映幕集疑沙。泛柳飛飛絮,妝梅片片花。
照壁臺圓月,飄珠箔穿露。瑤潔短長堦,玉叢高下樹。
映同珪累白,縈峰蓮抱素。斷續氣將沉,徘徊歲云暮。
懷珍愧隱德,表瑞佇豐年。橤間飛禁苑,鶴處舞伊川。
儻詠幽蘭曲,同歡黃竹篇。

14.陳子良詠春雪詩曰:
光映妝樓月,花承歌扇風,欲妬梅將柳,故落早春中。

15.李乂奉和遊禁苑幸臨渭亭遇雪應制詩曰:
青陽御紫微,白雪下彤闈。浹壤流天霈,綿區洒帝輝。
水如銀度燭,雲似玉披衣。為得因風起,還來就日飛。

16.駱賓王詠雪詩曰:
龍雲玉葉上,鶴雪瑞花新,影亂銅烏吹,光銷玉馬津。
含輝明素篆,隱迹表祥輪,幽蘭不可儷,徒自繞陽春。

17.蘇頲扈從溫泉奉和姚令公喜雪詩曰:
平明敞帝居,霰雪下凌虛,寫月含珠綴,從峰薄綺疏。
年驚花絮早,春應筦絃初,已屬雲天外,欣承需澤餘。

18.沈佺期奉和洛陽翫雪應制詩曰:
周王甲子旦,漢后德陽宮。灑瑞天庭裡,驚春御苑中。
氛氳生浩氣,颯沓舞廻風,宸藻光盈尺,賡歌樂歲豐。

19.宋之問苑中遇雪應制詩曰:
北闕彤雲掩曙霞,東風吹雪舞仙家,瓊章定少人千和,銀樹長芳六出花。

20.李嶠奉和遊禁苑幸臨渭亭遇雪應制詩曰:
彤雲接野煙,飛雪暗長天,拂樹添梅色,過樓助粉妍。
光含班女扇,韻入楚王絃,六出迎仙藻,千箱答瑞年。

21.張九齡春朝對雪詩曰:
忽對林亭雪,瑤華處處開,今年迎氣始,昨夜伴春廻。
玉潤窗前竹,花繁院裡梅,東郊齋祭所,應見五神來。

22.王維冬晚對雪憶胡居士家詩曰:
寒更傳曉箭,清鏡覽衰顏,隔牖風驚竹,開門雪滿山。
洒空深巷靜,積素廣庭閒,借問袁安舍, 然尚閉關。

23.孟浩然和張丞相春朝對雪詩曰:
迎風當春至,承恩喜雪來,潤從河漢下,花鬪豔陽開。
不覩豐年瑞,安知爕理財,撒鹽如可擬,願糝和羹梅。

24.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詩曰:
北風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葉春風來,千樹萬數梅花開。
散入珠簾溼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澹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廻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25.李白淮海對雪贈傅靄詩曰:
朔雪落吳天,從風度溟渤,海樹成陽春,江沙皓明月。
興從剡溪起,思繞梁山發,寄君郢中歌,曲罷心斷絕。

26.杜甫對雪詩曰:
北雪犯長沙,邊雲冷萬家,隨風且間葉,帶雨不成花。
金錯囊垂罄,銀壺酒不賒,無人竭浮蟻,有待至昏鴉。

27.白居易花樓望雪命宴賦詩曰:
連天深海白皚皚,好上高樓望一廻,何處更能分道路,此時間不認池臺。
萬重雲樹山頭接,百尺花樓江畔開,素壁聯題分韻句,紅爐巡飲暖寒杯。
冰鋪湖水銀為浪,風卷河沙玉作堆,絆惹舞人春艷曳,勾留醉客夜徘徊。
偷將虛白堂前鶴,失卻樟亭驛後梅,別有故情偏憶得,曾經窮苦照書來。

28.李商隱喜雪詩曰:
朔雪自龍沙,呈祥勢可嘉,有田皆種玉,無樹不開花。
班扇慵裁素,曹衣詎比麻,鵝歸逸少宅,鶴滿令威家。
寂寞門扉掩,依稀履跡斜,人疑遊麵市,馬似困鹽車。
洛水妃虛妬,孤山客漫誇,聯詞追許謝,和曲本慚巴。
粉署闈全隔,霜臺路漸賒,此時傾賀酒,相望在京華。

29.劉長卿和辛大夫湖南降雪詩曰:
長沙耆舊拜旌麾,喜見江潭積雪時,柳絮三冬先北地,梅花一夜遍南枝。
初開窗閣寒光滿,欲掩軍城暮色遲,閭里何人不相慶,萬家同唱郢中詞。

30.戎昱霽雪詩曰:
風捲寒雲暮雪晴,江煙洗盡柳條輕,簷前數片無人掃,又得書窗一夜明。

31.黃庚詠雪詩曰:
片片隨風整復斜,飄來老鬢覺添華,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無私玉萬家。
遠岸未春飛柳絮,前邨破曉壓梅花,羔羊金帳應麤俗,自掬冰泉煮石茶。

飄飄然
文章: 25
註冊時間: 2010-09-21, 13:36

Re: 詠雪詩31首

文章飄飄然 » 2013-12-02, 08:26

【關於詠雪詩的分析】Blueful

  由淵鑑類函所收錄的詠雪詩來看,以南朝及唐朝的詠雪詩為最多。先對這三十一首詩做「單字」的統計:有「雪」字出現的有二十二首,「風」字出現的有十七首,「飛」字出現的有十首,「飄」字出現的有八首,「舞」字出現的有六首,「亂」字出現的有三首。

  由這些統計數字來看,詠雪而全文未見一「雪」字的,有九首,那麼它是如何去詮釋雪這個東西?在此,梁簡文帝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運用「落梅」、「翻霙」改變了南北朝初用外表的色彩、形態或用譬喻來對雪做描述的手法,以花喻雪,並加上飛、飄、舞、亂等動詞來表達雪的動態美。除了雪落下時的翻飛,「復視廉珠溼」寫出了雪的本質是「水」,方才似斷而連出現在眼際,轉而卻消融不見濡溼在空氣中,漾著固態及液態美;用「鹽飛」而不曰「柳絮」,依然有飄雪的美感;「看花言可折,定自非春梅」,由冬景談到春景,溫暖而不凜冽,也帶出雪落枝頭的輕盈不重滯。接下來的沈約、任昉等人,還替白色的雪染上了其他的色彩,用「暮色」的靄紅去映襯出雪的美感,其後的白雪與銀月交相輝映,悄悄地把遇居所變成了仙境一般。

  裴子野以「拂草如連蝶,落樹似飛花」形容雪落在地上的輕盈,就像是蝴蝶翩翩飛舞在草地上,風微微吹過,就也跟著斜飛了起來。吳均「縈空如霧轉,凝階似花積」,他怎麼知道霧是怎麼樣在「轉」的?當它凝在堦上卻又似花棉軟軟的,令人覺得無法踩踏,彷彿要把殘花踩碎似的;何遜「凝階夜似月,拂樹曉疑春」增添了雪的純淨感,好像春日的梅枝已開花,帶來復甦的氣息。總之對他們而言,雪是很輕柔、美好的,感覺夢幻,這也是住在偏北地區才能享受到的觀雪、賞雪、寫雪權,若要在台灣地區看到雪,恐怕要特別跑到合歡山上去吧!梁孝綽寫雪加進了班扇及曹衣的典故,而張正見則是加深了白色的影像,以及長袖舞風的聽覺摹寫。

  所以就南朝詠雪詩來說,以花喻雪是十分常見的表現方式,更以雪落枝頭的各種姿態或是飄飛浮空時的軟絮美感、銀白與暮色的對比,來加強視覺的效果,對雪是處在一種「觀玩」的心態,遣詞用字柔美而簡潔。另外,下雪似乎還表示著會豐收,有些詩也會以「六出」來形容水的結晶狀態,以花來比擬確實不為過。

  忽然間想起曾經不知道是在哪裡看到的一首迴文詩,當時覺得有趣,於是就把它背了下來,也是有關於描寫雪的,是作:「落雪飛芳樹幽紅雨淡霞薄月迷香霧流風舞艷花」共二十個字。無論從哪一個字開始唸,只要以五字為一句,不足的再回頭唸,都能各自成詩,現在想想還是覺得很有趣,因為裡面有雪有樹,又有常以月擬雪的顏色以及相映襯的紅霞,又有像花一般飛舞的情境,感覺就像是包含了南朝詠雪詩的字句於一身,十分特別。

  再來看看唐代人是怎麼詠雪的。一開始還保有許多形容雪落的動詞,後來便日益減少幾近沒有,「詠雪」不再是文章的主軸而大多都是變成一種「背景」來因物起興,抒發自身情感,以達拓境的效果。而隨著唐詩所謂邊塞、田園、浪漫寫實等施派的分別,在他們所寫的詩中也和自己所擅寫風格相結合,例如王孟的雪有清幽之感、岑參就有豪氣的感覺;白居易有給人溫馨之感,李商隱還是一味的憂鬱深沉。而這些詩都各自具有它們的韻致。

  我個人非常喜歡唐太宗的這首望雪詩:「愁雲宵遍嶺,素雪曉凝華。入牖千重碎,迎風一半斜。不妝空散粉,無樹獨飄花,縈空慚夕照,破彩謝晨霞。」整首詩除了保有南朝對詠雪的美麗視覺形象外,更添有「入牖千重碎,迎風一半斜」一層淡淡的、莫可奈何的情感。飄進窗戶來的,就不能安然墜地成花積,飄飄片片,落進來的只能以粉身來結束自己,結束六出的形貌,而「千重」似乎是預言著許多雪花的命運相繼復沓的結束,有種不忍的情懷慢慢醞釀著,而另外那些在外頭隨著風飛雪舞的,斜斜地如飛絮自如地浮空,好像還能延續著自由的生命,在晨霞中留有一段美好的影像,真是一幕垂美的景色。

  皇帝賞雪,多了閒情逸致而又可以不忘民生;李乂詠雪詩:「水如銀度燭,雲似玉披衣」以界在水雲之間的雪以水、雲做比喻,比水要亮鮮銀白,比雲的質地之外包裹了一層堅質的潤色,隨風飄颻。駱賓王詠雪,靜悄無聲地出現,連幽蘭都不能被拿來做比較。通常在雪之前似乎都會出現霰,蘇頲扈寫雪,帶有春天的氣息,枝頭的雪色像是春天開了的白花,最後還回到隱射百姓的承了平明帝王的恩澤,不忘褒恭一番。沈佺期寫宮廷裡的雪,有種浩然的壯闊之氣:「氛氳生浩氣,颯沓舞廻風」令人有「流風迴雪」的聽覺及動態美感,下了雪,當年就會豐收,除了把害蟲凍死之外,春天溶化的雪又可以滲入地面滋養水源,洗出泥土裡面的礦物質,替新生的花草提供了不可或缺的資源。

  李嶠「拂樹添梅色,過樓助粉妍」也是寫雪有潤積之功用,讓花草多了清靈的優雅之氣。拂草、拂樹、拂鶴的「拂」字的運用,顯出雪是以輕柔之姿降臨,輕輕拂而掠過似在翫狎花木一般卻又不輕浮。到了此時詠雪,除了寫它的外質更寫出它的功用:滋潤大地,而也寫出了其他的植物例如竹、梅這些歲寒的代表,有種隱含的高潔純淨之氣,肯定雪的好處。

  寫山水田園詩的王維冬晚詠雪的逸致就沒有宮廷詠雪的豪氣,反而有蘇軾找張懷民夜遊的「但少閒人如無兩人耳」的閒情:「洒空深巷靜,積素廣庭閒」可以想像在一片廣袤的土地上,安安靜靜的,卻只有雪慢慢地在飄落、鬱積,無聲的蘊釀,雖然有著年華老去的哀傷「清鏡覽衰顏」,但不失一種清幽之感。孟浩然誇張的描寫雪「潤從河漢下,花鬪豔陽開」那般的朝氣蓬勃,就像是許多向日葵追逐太陽,想要行更多光合作用一般的積極,展現堅韌的生命力。

  岑參描寫北地征戰景況,「北風卷地百草折」在南邊還是溽暑的八月北邊就已下起雪來,雖然用「忽如一葉春風來,千樹萬數梅花開」形容下雪,感覺很詩意,可是一想,在短短的時間就下滿了雪,其實對軍隊來說是增加了行旅的困難,在這裡的雪是不可愛的,從之後的「狐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可以看出天寒地凍,穿不暖、手也凍僵,很多事情都受到天氣的牽制而無法動作,只好在帳中喝些酒,聽聽那胡琴琵琶與羌笛幽怨的歌聲。送君前往北地,最後以「雪上空留馬行處」留下積雪一地不見人的感慨。

  而李白詠雪也有浪漫的色彩,不改一貫以誇飾入詩的筆法,像是「海樹成陽春,江沙皓明月」,寫雪來的勢態與顏色;白居易則是在雪天銜觴賦詩,沉浸在雪地裡的氣氛,有翁森四時讀書樂裡頭「坐對韋編燈動壁,高歌夜半雪壓爐」、「地爐茶鼎烹活火,四壁圖書中有我」怡然自得的樂趣,巧妙地運用「偷將」、「失卻」來形容雪的無所不在,最後以「曾經窮苦照書來」緬懷古人孫康勤苦讀書一事,和之後戎昱霽雪詩「又得書窗一夜明」有異曲同工之妙,而戎昱的詠雪更富悠逸的神態。

  我覺得李商隱喜雪詩「有田皆種玉,無樹不開花」的「有田皆種玉」的比喻是前人所沒有的,讀來別有新味,告訴我們原來還能這樣來描寫雪;而「人疑遊麵市,馬似困鹽車」就顯出作者的浪漫可愛,人走在雪中,被麵粉弄得滿身都是那樣白白的,可是卻用了「疑」來形容,沒有麵粉黏在身上髒兮兮的感覺,反而顯得樸拙可愛。至於劉長卿的「柳絮三冬先北地,梅花一夜遍南枝」的描寫也很巧妙,由花的生態反過來寫雪,別有另外一種情調。

  總之,唐人詠雪有各自的韻致、不同的感受,和南朝的詠雪是大大不同的,由這三十一首詩便可以明顯地看出來。


回到「閱讀古今」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