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十大名詩

飄飄然
文章: 25
註冊時間: 2010-09-21, 13:36

世界十大名詩

文章飄飄然 » 2013-04-15, 08:00

這是外國選的世界十大名詩。

當你老了 — 葉芝(愛爾蘭)

當你老了,頭白了,睡意昏沈,
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
慢慢讀,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

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的靈魂,
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

垂下頭來,在紅光閃耀的爐子旁,
淒然地輕輕訴說那愛情的消逝,
在頭頂的山上它緩緩踱著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間隱藏著臉龐


再別康橋 — 徐誌摩(中國)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裏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裏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沈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裏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沈默
沈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乘著歌聲的翅膀 — 海涅(德國)

乘著這歌聲的翅膀,親愛的隨我前往。
去到那恒河的岸邊,最美麗的地方。
那花園裏開滿了紅花,月亮在放射光輝。
玉蓮花在那兒等待,等她的小妹妹。
紫羅蘭微笑地耳語,仰望著明亮星星。
玫瑰花悄悄地講著,她芬芳的心情。
那溫柔而可愛的羚羊,跳過來細心傾聽。
遠處那聖河的波濤,發出了喧嘯聲。
我要和你雙雙降落,在那邊椰子林中。
享受著愛情和安靜,做甜美幸福的夢。


致 … — 雪萊(英國)

有一個字經常被人褻瀆,我不會再來褻瀆。
有一種感情被人假意鄙薄,你也不會再來鄙薄。
有一種希望太似絕望,何須再加提防!
你的令憫之情無人能比,溫暖著我的心。
我不能給你人們所稱的愛情,但不知你能否接受
這顆心對你的仰慕之情,連上天也不會拒絕。
猶如飛蛾撲向星星,又如黑夜追求黎明。
這種思慕之情,早已跳出了人間的苦境!


雨巷 — 戴望舒(中國)

撐著油紙傘,獨自
仿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仿徨
 
她仿徨在這寂寥的雨巷
撐著油紙傘
像我一樣
像我一樣地
默默彳亍著
寒漠、淒清,又惆悵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飄過
像夢一般地
像夢一般地淒婉迷茫
 
像夢中飄過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飄過這女郎
她靜默地遠了、遠了
到了頹圮的籬墻
走盡這雨巷
 
在雨的哀曲裏
消了她的顏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
仿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飄飄然
文章: 25
註冊時間: 2010-09-21, 13:36

Re: 世界十大名詩

文章飄飄然 » 2013-04-15, 08:06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 普希金(俄國)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郁的日子裏需要鎮靜:
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
心兒永遠向往著未來,現在卻常是憂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
而那過去了的, 就會成為親切的回憶。


女孩的心思 — 李洋(中國)

我怕你兩個身姿,
一個月色裏模糊到頭,
一個日光下透徹見底。
我怕你兩副俏模樣,
一個笑得桃花彎枝,
一個捫胸的憂郁,仿若西施。
我怕這細分辨—-
水中的雲來,
山中的雲去,
卻哪一片是你。

經多少夢中影像,
才看彼岸花開竟是路過的蓮子。
這裏空蕩,
那裏愜意。


自由與愛情 — 裴多菲(匈牙利)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
二者皆可拋!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 聶魯達(智利)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樣,
你從遠處聆聽我,我的聲音卻無法觸及你。
好像你的雙眼已經飛離去,如同一個吻,封緘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滿了我的靈魂,
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充滿了我的靈魂。
你像我的靈魂,一只夢的蝴蝶.你如同憂郁這個詞。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好像你已遠去。
你聽起來像在悲嘆,一只如鴿悲鳴的蝴蝶。
你從遠處聽見我,我的聲音無法企及你:
讓我在你的沈默中安靜無聲。
並且讓我借你的沈默與你說話,
你的沈默明亮如燈,簡單如指環,
你就像黑夜,擁有寂寞與群星。
你的沈默就是星星的沈默,遙遠而明亮。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樣,
遙遠而且哀傷,仿佛你已經死了。
彼時,一個字,一個微笑,已經足夠。
而我會覺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覺得幸福。


一棵開花的樹 — 席慕容(中國)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雕零的


回到「藝文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