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絕句評論

杏花杯
文章: 108
註冊時間: 2009-01-27, 11:29
來自: 以墨

唐人絕句評論

文章杏花杯 » 2017-01-08, 00:52

《唐人絕句評論》集錦

宋楊萬里《誠齋詩話》
五七言絕句最少而最難工,雖作者亦難得四句全好者。

明代《唐詩品匯》:「唐人以絕句名家者多矣,其詞華而豔,其氣深而長,錦繡其言,金石其聲,讀之使人一唱而三歎。」清代宋犖(犖)《漫堂說詩》:「詩至唐人七絕,盡善盡美。自帝王、公卿、名流、方外以及婦人女子,佳作累累。取而諷之,往往令人情移,回環含咀,不能自已。此真《風》《騷》之遺響也。」

明胡應麟《詩藪》:
太白五七言絕句,字字神境,篇篇神物。於鱗謂即太白不自知所以致也,斯言得之。

太白七言絕,讀之真有揮斥八極、淩厲九霄意(如早發白帝城,望廬山瀑布,春夜洛城聞笛,望天門山等)。賀監謂為“謫仙”,良不虛也。

李白的絕句,絕倫逸群,「字字神境,篇篇神物」

王昌齡的絕句,深情幽怨,意旨微茫,超凡入聖。

王維的絕句,窮幽極玄,在泉為珠,在壁為繪。

王摩詰五言絕句窮幽極玄,少伯(王昌齡)七言絕超凡入聖,俱神品也。

宋代蘇軾: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

太白諸絕句,信口而成,所謂無意於工而無不工者。少伯(王昌齡)深厚有余,優柔不迫,怨而不露,麗而不淫。余曾謂古詩、樂府後,惟太白諸絕近之。‍‍‍‍《國風》、《離騷》後,惟少伯諸絕近之。體若相懸,調可默會。

太白五言如《靜夜思》、《玉階怨》等,妙絕古今。然亦齊梁體格。‍‍他作視七言絕句,覺神韻小減。緣句短,逸氣未舒耳。右丞《輞川》諸作,卻是自出機軸,名言兩忘,色相俱泯

明許學夷《詩源辨體》卷十二
摩詰五言絕,意趣幽玄,妙在文字之外。太白七言絕多一氣貫成者,最得歌行之體。

孟浩然的絕句清新,王之渙的絕句宏闊,岑參的絕句穠麗,高適的絕句雄渾。

清沈德潛《唐詩別裁集--凡例》
五言絕句,右丞之自然,太白之高妙,蘇州之古淡,純是化機,不關人力。七言絕句,貴言微旨遠,語淺情深,如清廟之瑟,一倡而三嘆,有遺音者矣。開元之時,龍標、供奉,允稱神品。外此高、岑起激壯之音,右丞作淒婉之調,以至「葡萄美酒」之詞、「黃河遠上」之曲,皆擅場也。

晚唐杜牧、李商隱的絕句,雙峰並峙,前者骨氣豪宕,神采豔逸,人稱「雄姿英發」;後者精工典麗,委婉含蓄,人稱「深情綿邈」。

明胡應麟《詩藪》內編卷六
太白諸絕句,信口而成,所謂無意於工而無不工者。少伯(王昌齡)深厚有餘,優柔不迫,怨而不露,麗而不淫。余曾謂古詩、樂府後,惟太白諸絕近之。‍‍‍‍《國風》、《離騷》後,惟少伯諸絕近之。體若相懸,調可默會。

杜之律、李之絕,皆天授神詣。然杜以律為絕,如「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等句,本七言律中壯語,而以為絕句,則斷錦裂繒類也;李以絕為律,如「十月吳山曉,梅花落敬亭」等句,本五言絕句妙境,而以為律詩,則駢拇枝指類也。

高氏棅曰:「七言絕句,太白高於諸人,王少伯次之。」按《藝苑卮言》謂「七言絕句,王少伯與太白爭勝豪厘,俱是神品」。《詩藪》謂「太白、江寧,各有至處」。《弱侯詩評》謂「龍標、隴西,七絕當家,足稱聯璧」。《漫堂說詩》謂「三唐絕句,並堪不朽,太白、龍標,絕倫逸群」。然吾獨取高氏「少伯次之」之說。夫少伯七絕,古雅深微,意在言表,低眼觀場,隨聲贊美,其實墮雲霧中,並不知其意脈所在,此其境地,豈可易求?顧餘謂少伯詩,咀含有餘,而飛舞不足也。屈紹隆云:「詩以神行,若遠若近,若無若有,若雲之於天,月之於水,詩之神者也。而五七絕尤貴以此道行之。昔之擅其妙者,在唐有太白一人,蓋非靡詰、龍標之所及,所謂鼓之舞之以盡神,繇神入化者也。」細玩屈氏之論,則知高氏所謂「少伯次之」者,非臆見矣。王氏謂「爭勝豪厘」,太白勝龍標處,誠在豪厘之間,非老於詩律,不能下斯一語。惜王氏以「俱是神品」一語混之,說成李能勝王,王亦勝李。於是胡氏《詩藪》謂「李寫景入神,王言情造極。王宮辭樂府,李不能為;李覽勝紀行,王不能為」。意議淺滯,妄分畛域,更不足駁也已。


《藝苑卮言》:七言絕句,王江寧與太白爭勝毫釐,俱是神品。
《唐詩別裁集》:龍標絕句,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測之無端,玩之無盡,謂之唐人《騷》語可。


清管世銘《讀雪山房唐詩》卷二十七

王維、少陵、太白三家鼎足而立,美不勝收。王之渙獨以“黃河遠上”一篇當之,彼不厭其多,此不愧其少,可謂拔戟自成一對。

王維妙悟,李白天才,即以五言絕句論之,亦古今之岱、華也。裴迪輞川唱和不失為摩詰勁敵。王之渙“遠上黃河”之外,五言如《送別》及《鸛雀樓》二篇,亦當入旗亭之畫。王維“紅豆生南國”、李白“天下傷心處”,皆直舉胸臆,不假雕綬。祖帳離筵,聽之惘惘,二十字移情,故至此哉。

李義山用意深微,使事穩愜,直欲於前賢之外,另辟一徑,絕句秘藏,至是盡泄,後人更無可以展拓處也。

清沈德潛《唐詩別裁集--凡例》

五言絕句,右丞之自然,太白之高妙,蘇州之古淡,純是化機,不關人力。

七言絕句,貴言微旨遠,語淺情深,如清廟之瑟,一倡而三嘆,有遺音者矣。開元之時,龍標、供奉,允稱神品。

七言絕句,以語近情遙,含露不吐為主。只眼前景,口頭語,而有弦外音、味外味,使人神遠,太白有焉。

王士禎《萬首唐人絕句--凡例》(摘錄)
七言初唐風調未諧,開元天寶諸名家無美不備。李白、王昌齡尤其擅長場。昔李滄溟推“秦時明月漢時關”一首壓卷,余以為未允,必求壓卷則王維之“渭城朝雨”、李白之“白帝”、王昌齡之“奉帚平明”、王之渙之“黃河遠上”,其庶幾乎!而終唐之世,絕句亦無處此四章之右者矣。中唐之李益、劉禹錫、晚唐之杜牧、李商隱四家亦不減盛唐之作者。

回到「談詩說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