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詩的剛柔並濟

松崗逸客
文章: 412
註冊時間: 2009-02-13, 21:42
來自: 松崗小築
聯繫:

律詩的剛柔並濟

文章松崗逸客 » 2013-11-04, 22:39

<律詩的剛柔並濟>

絕句的石破天驚上回已經談論過了,今次就談談律詩的特色吧。

律詩也是有分五言律詩和七言律詩。但律詩是以八句句子而組成。也有六言律詩,
更有長律(排律,超過八句以上)。一般律詩是有特定的格式,平仄的要求嚴謹,
而其中兩聯對仗(三、四句對和五、六句對),就十分特別。對仗的意思,是指平仄
要換對;字句組織相對(如七律,一句七字,上句2+2+2+1對下句也是2+2+2+1);
和詞性互對(如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舉例:杜甫的<野望>一聯:
海內風塵諸弟隔,天涯涕淚一身遙。(仄仄平平平仄仄,對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以上就是律詩要求的對仗特質。所以在格律上,律詩是比較繁複及要求大。

寫作律詩時,還有一點要注意,在兩聯的配合。最好一聯作情語,另一聯作境語,一情
一境表達。字句組織也最好一聯是 2+2+2+1,另一聯是2+2+1+2。詞性也最好將兩聯的
動詞和名詞的位置編排得不同,若能注意到以上的談論,這首律詩才算工整。

因為律詩的相對組織句子,感覺就如太極兩儀,一剛一柔。尤其在三、四句和五、六句
的對仗,精彩之處,都鉗在兩聯當中。不過,大家在寫律詩時,最好還是放點時間於意境
上,如起句的點題,收句的合成。一放一收;渾圓自轉。以那剛柔並濟,到達無終極處。

一般寫詩的作者對律詩都抱著濃厚興趣,是因為律詩句子多;形式變化多;句法要求多。
而且在杜甫不斷於句式方面力求創新,就有了杜律的出現。也有所謂拗句的句法。而李商隱
的無題詩,更吸引了不少讀者和學者的深愛。

從古以來,很多律詩都少了像絕句的石破天驚,只有幾篇名篇才有那份震撼力。如:崔顥的
黃鶴樓及李商隱的蟬等。當中的一氣呵成,收結的無窮韻味,真是不多。這種現象,是否因為
大家寫作時,過於著重在句法變化而少了意境的重要性呢?還有一點,其兩聯的出現,會否
太過刻意而流露了痕跡呢?我最喜歡的對仗句子,是白居易的一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讀來琅琅上口,根本就不容易察覺到是一聯對仗句子。這種句子當然不容易寫出,就因為這種
句子,作品才會得天獨厚。

然而,雖然有了工整的兩聯,其作品卻並不一定是為佳作,若然作品收尾不相呼,兩聯意境湊
合,虎頭而蛇尾,內容空泛乏味。這八句就會亂作一團,難以突圍成佳篇了。其實,律詩要
好不難,因為寫律詩是一種*難寫但易好*的體裁,想寫得好,讀多點書吧!配菜一多,變化
也自然多。尤其以歷史及典故結構成篇的,這些佳構作品,多不勝數。但若想寫出名篇,就如
絕句的所謂……無跡可尋了。

松崗逸客 筆錄2013年11月

回到「談詩說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