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3-26, 00:27

此書是我的妹妹小五, 幾年前在街邊一個舊書攤,
以HKD2.00買回來的. 神奇的是, 此書原價, 是HKD1.00.^^
估計書是出版於七十年代, 而銀蕭館主夠竞是誰, 恕我實在無法查得.
感激以墨借出一角, 讓我可以貼出這位先生的這本文釆既好亦頗有趣味的"情書",
讓它可在網上得以保存.
亦希望詩友們都會喜歡.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香港三達出版公司印行

春日寄某女士
永憶相從見笑顰, 却驚鴻影未為真; 偶沾衣袖生香徧, 始識今年有好春!
自是名園散綺芬, 游人百隊總如雲, 狂生何處舒心眼? 如此摟臺只見君.
天花偶一傍凡枝, 正遣春風坲鬢眉; 不是眾中顯顏色, 無因一見繫人思.
每過往迹幾徘徊, 僥倖花時接辯才; 果是解人應恕我, 寄詩真為慕才來.

這個女士, 先是曉得有這個人, 後在什麽所在見過幾次, 只是沒有什麼深談,
心裏倒委實念他, 剛巧那日春游, 急地又遇見了; 自已和他的一個女伴認識,
不知怎麽一介紹, 便稱呼過了; 初次的交談, 除却客套, 是不能講的;
自此以後, 更羨慕他, 按忍不住, 這詩就是去探探, 看他果肯下交嗎?
驀地裏很難動筆, 旣不好說親熱的話, 冷淡的又達不出心裏情意, 寄去的辰光,
心裏委實忒忒的不定; 不曉貿然贈言, 要動氣嗎? 要發笑嗎? 他便不回信來誚駡我一頓,
那時我再見時, 豈不自覺得是只想吃天鵝的癩蝦嗎? 所以沒後說先恕我的話?
是為着藏羞的地步. 然而已寄去, 當然要他回答, 這詩才生効力; 否則白費了心不算,
還要丟錢去買安神藥水來安慰自已. 然而情界有些挫折, 也不足為奇; 諸位須要
"三思而後行"才興.


當春每自恨蹉跎, 麗日名園偶一過, 不道閒人念遊迹, 荒嬉能諒己為多.
打疊先生一幅箋. 謬將翰墨問因緣; 九天咳吐生珠玉, 其奈癡頑不解詮!
酬答區區事本微, 瓊瑤報以木桃菲, 舊陳因替嗟時會, 瑤諑應防有是非.
閉置蓬門懶把書, 只將愧汗濕輕濡, 殷勤有語回青鳥, 莫更飛還詢起居.

除了絕對不合意的, 當然沒有回答他的價值, 卽是有意回答他的, 措詞也很難,
詩裏教他下次別來胡纏了; 然做這詩的不想想, 他拜奉你綸音之後, 還再不來獻醜嗎?

*待續*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3-28, 04:00

夏日寄某女士
感人無那是薰風, 畫扇停時意倍慵; 暑滿人間未為熱, 熱心都在念君中.
火繖空張為阻游, 日長魂懶祗悠悠; 不知雪藕冰桃畔, 己勝佳人解渴不?
蕭齋一倍俗塵添, 枉自凝愁在筆尖; 何以清涼仙子境, 梳頭下却水晶簾?
莫嫌消息近來疏, 揮汗還為一紙書, 不學黃郎通綺語, 要知別後瘦和腴!

一個人到了暑天, 心裏莫不熱拉拉的難過, 若加上情熱在裏頭, 更自難以自遣了,
非寫幾首詩來通氣不可.


好及攤書綠樹陰, 驕陽無賴莫相侵; 熱雲己伴文鸞逝, 不隔吳天縹緲音.
記會緘語謝前塵, 何取庸材不浪滇, 傳簡言情多熱客, 至今難覓飲冰人!
齒頰思涼破碧瓜, 每因觸景痛中華, 金閨國士悲難及, 指點君程未有涯.
早言酬答慚無地, 又費君才擲瓊瑤, 多謝慇懃問肥瘦; 新來賤體稱生綃.

女人家怕熱, 總比男子好一些; 請看只有赤膊的男瘦子, 沒有露體的胖女人!
我想他們的情熱, 必比男人包容得住, 自然會說風涼話了! 第三首所說,
倒畢肖新女子的口吻, 因為他們懂得"愛國", 便要挂在嘴上, 情詩裏加上這個意思,
自以為振振有詞咧.

秋日寄某女士
彌望秋天雲錦長, 世間何物是淒涼? 作書祗為懷人若, 添首詩兒鴈字傍.
零紅怨碧繞樓頭, 誰酌芳樽話唱酬? 配作秋人如宋玉, 一悲還只在初秋.
靈仙所恨牽何事? 此夕何由問夙因! 寒景匆匆上黃菊, 白衣送酒又何人?
一寒燈意興弧, 砌蛩自歎亦糊塗, 不知爾許淒其語, 絮絮君前合訴無.

秋是肅殺之氣, 一個人到了秋天, 怎麽自會換了一種感覺, 然借此說苦惱話,
旣不詫異. 好似容易動他哀憐的.


已涼天氣未寒時, 佳句如斯每念之! 剪燭讀書過良夜, 人生何樂又何悲?
詩人苦語落缥緗, 辛苦詞成為寄將? 何許銀河天欲漏, 雙星一面等荒唐.
少年志業在雄奇, 安事低眉咄咄為? 幸念苦吟多墮落, 屈原宋玉不堪師!
慰君無那負君心, 交淺言深或見聽, 又出花箋加數筆, 送秋鴻去捲簾旌.

這幾句倒是正經話, 切中一般情癡式朋友的毛病, 諸位別把像煞有介事嗔他.

*待續*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3-28, 15:15

冬日寄某女士
已鋪霜蕊在平原, 銀燭搖搖坐至昏; 嚮壁不言生一念, 寸心懷汝比爐温.
想見蘭房不度風, 錦幃四角護玲瓏; 願奈身化紅絨線, 閒遣針神作手工.
貞幹經冬仍雅容, 俄堆銀闕聚寒空; 凌晨恨欠連肩看, 錦繡山河滿眼中.
飛上枝頭一片梅, 斷霞膩粉似香顋, 一年佳約騰騰過, 珍重江春為汝回!

我還記得有兩句老豔體, 叫做"化為蝴蝶綉裙邊, 一嗅餘香死亦甜".
還有近人的說:"願為杏子衫邊蝶, 斜抱胸酥過一生"(嘩...^^).
可見這種"想入非非"的境界, 在我國舊式詩家的腦子裏, 好久沒有洗刷過;
像這第二首三四兩句, 想得還算不肉麻一些, 人說歐美小說家, 也有只段敍情法,
那就怪不得我.


鏡臺雙照水燈寒, 孑影幽時剖鯉看; 似此一箋哀豔語, 迴腸轉轉和應難.
空明世界大千冰, 較似詩心亦不靈, 寒月有情能慰汝; 瓊樓飛夢十三層!
歲暮天寒兩地同, 諸般塵夢共匆匆, 書城跼蹐無佳况, 老大悲時可恕儂
閨中亦解愛江梅, 猛覺香酣只半開; 轉把君詩贈花朵, 自將銀箸撥寒灰.

若果歷了一歲之久, 此番不能不稍假以顏色了, 要問諸姊妹, 果肯如此嗎?
第四首意說: 自己愛梅花, 和他有同癖; 他把花來比我, 我還把他詩移在花上,
末句用唐朝賈島除夕撥灰寫恨字的典故; 詩是說恨自己不能做梅花詩, 恨字雖沒點出,
可作"意在言外"解釋. 男女之交, 無論說話, 寫信, 寄詩, 發端必在男子.(...^^)
這個竟是公例. 我這"開宗明義第一章"的詩, 只好學他, 若有新女子要翻這公例,
去做發端我也不禁的.

詢女士下學期行止
左家嬌女擅芳芬, 身畔書囊為學勤, 鳳腔影隨鐙旖旎; 蟹行音吐氣氤氲;
性同雪藕冰絲似, 游有吳頭楚尾分, 負笈明年定何處? 鯫生俯仰幸知聞.

晉朝左思(號太冲)的妹子左芬很有才學, 第一句用這典故, 後六朝宋鮑照(號明遠)
在孝武帝面前誇他妹子令暉道: "臣妹子自亞左芬, 臣才不及太冲耳!"


蜂蜜蠶有絲, 學人何敢怠, 駕言遠方游, 堂上父母在!

這話說得很活, 大概沒有說出一定出外; 照此看來, 便出外也不大遠的,
虧他文縐縐說起孔老二的話來, 孔教會裏少年會員, 一定要向你求婚了!

書記翩翩致足樂, 自今不數阮郎資. 簿書鞅掌參蓮幕, 詞令聰華對玉巵;
感有登樓王粲賦, 又多渡水魯連姿, 何時為振冲天翮, 竹馬交期許教知.

這時還多客氣之談, 然女子心裏的男朋友, 很不得如此咧! 第二句的阮郎,
是魏朝的阮瑀(號元瑜)魏文帝(卽曹丕)說: "元瑜書記翩翩, 致足樂也!"
諸位別認錯和劉晨入天台的阮肇.


寥落文人命, 轅駒誤壯年; 明珠猶蘊櫝, 紅粉為將憐!

是感激! 是自慰! 一齊說來為裝腔做勢的要訣.
回答他的通信的地址, 是沒法做在詩裏的; 我便捏了幾句, 也可以然難得恰巧應用.
諸位若寫時, 還請另寫在一邊.

*待續*

頭像
水嫣荷
文章: 796
註冊時間: 2009-07-07, 12:12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水嫣荷 » 2011-04-05, 10:54

感謝紅豆詞長分享這本珍藏的"情書"
編輯貼文肯定花了您相當多的時間
辛苦您了!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4-06, 03:02

芷荷詞長 我是超級閒人 沒關係 您太客氣了呀 :D
這書 不是經典巨著 看來還有點壞 ;)
不過這位無名詩人前輩寫的詩和註解 很坦率 很有情懷
句形還很好呀 (我偷了許多師 :D )
所以貼來 希望您們會喜歡看
明天有空 再打一點上來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4-06, 16:40

約某女士晤面
芍藥櫻桃開俱闌, 空庭燕燕亦飛還; 不關沈嘿無言語, 眼阻雲屏一角山.
春人辛苦送春還, 居處瑤台想像間; 不是飛瓊慳一面; 耳官早聽珮姗姗!
每操柔翰恨牋頭, 一倍空言十倍愁; 何似一朝慰饑渴, 天花落座見仙儔.

空言來去了幾時, 未有不思見面的; 人當着極不容易的見面, 見時必神經紊亂,
彼此說不得話; 去約他之時, 已是"意馬心猿"了!

却某君約
春來幾日閉蘭房, 密雨俄飛一院香; 笑指黃蜂兼紫蝶, 為春懶惰為春忙?
東鄰姊妹不相過, 各厭遊踪却綺羅, 油碧車輕莎路遠, 不應獨出惹風波.
苦費詞章事已非, 人論品格薄崔徽, 郎君何必閒思念, 肯趁飛花為下幃.

女子有個主義, 叫做自高身價, 第一回奉約, 决不會便答應的; 這也是應有盡有的手續.

再約某女士
不遺蕪詞會取嗔, 恍如玉女却埃塵; 有人手把鸞牋讀, 一面艱難屢愴神.
酸鹹嗜好與人殊, 磊落心腸亦諒諸, 平視劉楨真有福, 香階佇待出花除.

明知他不能一約便允的, 少不得更去嘗試, 看怎樣?

答允赴約
深謝緘書日一回, 情長字密背人開; 飄風何奈輕相喚, 只得為雲出岫來!
明知見面亦難言, 料理香車意緒繁, 莫遣流鶯逗消息, 致疑多露太煩寃.

詩經召南篇, 夜行多露, 刺女子無行.

遲某女士不至感憤作
正是捧書喜欲狂, 空言虛約誤年芳, 不因流潦妨鈿轂, 遲日依依想理妝.

外國人說中國人不講信用, 譬如約個朋友, 明天到什麽地方見面, 一大半要爽約的,
我說情熱的, 對於女子的約期, 比外國人幾十倍有信用. 看他詩裏說的, 早在三四個鐘頭前,
在那裏恭候了! 他奉了丹詔之後, 已愁怕這天下雨, 虧得沒下, 便想他在理妝的一境.

照眼花鬚已繞櫺, 靜中惟愛客零星; 園丁亦解風人旨, 預為香臺隔一屏.

因怕他給人見了, 不肯和自已多說話, 今見園中游客稀少, 便快活起來; 平臺上本遮着一副屏兒,
觀喜是細語的好蔭蔽, 竟稱贊園丁解得風人之旨了!

燕叱鶯靡此一回, 繞闌腳步破蒼苔; 粉枝礙髻誰家女? 錯發嬌音緩緩來.

伸了尺二長的頸兒, 望着一聽女子的聲音, 忙整了衣冠伺候着, 豈知不是那個. 錯字怪得奇突.

堅坐方亭至日斜, 遊人散盡走雲車; 狂奴甘被天人誑, 歸路淒迷敢怨他?
料理相逢誤到今, 愁城百雉枉追尋; 自茲削迹扶頭臥, 惟許蒼蟾鍳此心!
翦鐙有淚托冰纨, 欲諒卿心總未安; 一列紅蠶初入繭, 人間真覺吐絲難!

被女友誤約的情况, 苦的百倍於買慈善利濟彩票不着, 一腔怨憤之氣, 此番真按不住了!
然甘被天人的話, 未始不留餘地.

*待續*

頭像
水嫣荷
文章: 796
註冊時間: 2009-07-07, 12:12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水嫣荷 » 2011-04-27, 12:46

感謝紅豆詞長的分享
何時得見續篇呢...

松崗逸客
文章: 412
註冊時間: 2009-02-13, 21:42
來自: 松崗小築
聯繫: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松崗逸客 » 2011-05-14, 23:04

這輯詩集﹐讓我可以理解多一點文人男女間之交往﹐在封建思想影響下﹐男女之間的表現﹐

在詩文中﹐男主角與女主角之間的開啟﹐是緣份還是白日夢﹖其演變可作一單元故事欣賞。

感情是沒有程式的﹐現今所謂文明自由社會﹐人與人之間相處﹐只覺越加迷惘﹐價值已經不知方向了。

觀其文﹐看到兩人相識還可以﹐還有這一點點價值存在。至於結局是怎樣﹐已經不重要。

感謝紅豆轉寄﹗打這麼多字也夠倦了﹐有餘閒時再接吧。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6-09, 14:50

待我修理好手寫板就來
多一兩天
對不起呀 :oops:

紅豆
文章: 90
註冊時間: 2011-02-23, 00:00
來自: 火星 最近搬了

Re: 書名: 情詩一束 銀蕭館主編

文章紅豆 » 2011-06-10, 02:49

爽約謝某君
失約輕言正黯然, 池臺咫尺寸心懸; 誤君歸去斜陽道, 楊柳蕭疏欲化煙.
昨經家事阻閒踪, 其奈深藏為我翁, 更覓幽期深拜謝, 王颦香怨遣相逢.

旣謝過, 又伸後約; 省得另起爐竈, 做此约於彼的詩.

相見感謝
已慣單棲景, 陂塘又復尋,
故遊如斷絮; 愁眼入紅檎.
鸞語緘雙叠, 鷗思繡一襟;
料知非復誤, 所諾抵千金!

悄影與心摸, 情懷所飽諳,
形親荑指縮; 語出臉波酣,
花莫從旁笑, 茶生别樣甘,
言微人亦解, 總是味醰醰.

堂外何所有? 束風百日驕,
積情神栩栩, 勵志語超超.
菊枕前番夢, 瓶笙別後潮,
此時一印證, 嫩玉長心苗.

燕乳人來候, 鴉還車去時,
棠容留媚鏡, 馨屐偏穿陂;
畫漏無端疾, 芬塵急 追, (此處原書缺印)
自欽宵萝穩, 記事傍燈枝.

第一首說重來赴約, 希望別再摸個空, 第二首是見面驚喜情形, 第三首是說話,
第四首又去了, 似這次序, 都是確實的况味.

歸後寄某君
東風吹我作閒行, 細柳高花眼為明; 一桁赭闌勞待久, 未經對語鎮多情.
茲來意緒却如麻, 小語初諧日又斜, 歸路為君回首望, 綠陰如絮渺羊車.
一面匆匆勝萬言, 金閨知己荷深恩! 消沈莫更為脂粉, 北溟無窮快化鯤.

由女寄男, 這為初次, 允約晤會以後, 當然減却幾分客氣; 末後兩句, 也是知己該說的.

答并問歸後安好
果然別離日三秋, 細兩疏燈坐一樓, 別後相思無十里, 鳳城各自隔请幽!
前日窺園缟袖香, 今逢書報益思量, 朱窗粉蝶留人處, 不去題詩負海棠.
玉臺多謝念狂生, 金玉言來感此盟; 鏡裏玉顏休減瘦, 應能珍重為阿兄.

既相熟了, 便老皮老臉稱呼起姊姊妹妹來, 這也不能自制的, 沒句以阿兄自居, 恰巧湊首叶韻,
諸位若以小弟自居的, 費神你另改一句.

*待續*


回到「談詩說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